• 2013-07-05

    10年 - [不知道]

    记不得见那个人是在某年某月的某天, 约莫是在4月,不太冷也不太热,是礼拜5吧, 速速吃了点东西, 在陆家嘴附近的某个饭店。。。很对对话都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他是比我大18岁吧,是我唯一一个喜欢过的年纪很大的男人,他说,我很丑但是我很高。

    我没想过10多年后的某天, 我会在安特卫普的老城里转悠,并且突然十分想念这个人。(也许人家早就不记得我这个人的存在)那串被我私藏下的小东东让我心里不安了很多年, 我想还是让他物归原主吧。

    很感概, 很多0.01秒钟的决定让我们有了不同的人生, 也许当时完全没有想到未来的某天在某个小城的石板路上会触动到某条敏感的神经,于是所有记忆会一起涌现。我们不是后悔,也不会惋惜, 只是觉得拥有那些美好和不美好的记忆让我们很幸福。 老了可以考虑写写回忆录啊!

  • 2013-04-30

    小白和小千 - [不知道]

    10年后再看千与千寻, 依然没有被感动到泪流满面,只是真心祈祷如果我们也能生活在一个纯真的世界。奔4的年龄还在追寻纯美世界也许会被鄙视。只是听到看到太多阴森森的现实,怕自己会麻木冷漠,偶尔需要些阳光给自己满血,才能继续走下去。 

    在这个世界里, 爱是可以没有界限的, 无论是人是妖还是仙; 我们不会鄙视长的丑陋的粑粑虫,也不会害怕法术强大的妖婆婆;

    过桥的时候因为没并住呼吸被发现踪迹,不会被责备,反而得到肯定,千寻已经做的很好了;

    脏脏的外表下原来是善良的心灵, 只是偶尔也需要帮助才能显山露水;

    神奇小药丸不是只用来救自己的爸爸妈妈的, 而是先给到有需要的人,也许是爱的人, 也许只是陌生人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要靠自己来解决的, 不能总指望别人

    发生过的事情是不会忘记的, 也许偶尔会想不起来,不过总会有想起来的一天

    即使相爱也不一定能在一起,但是要坚定的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哪怕现在需要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 2013-04-06

    Faith - [不知道]

    一个人出差,很久以前经常干的事情, 顺德,杭州,长沙。。去过很多个小城市,小镇,很多愉快不愉快的经历,慢慢变成人生的点点滴滴。

    今天和某工厂的厂长聊起, 我说我已经和你混了6年了, 2007-2013,不短的历史。工厂从小小的规模一直成长到现在,有了设计感的办公楼和展厅, 有理想和抱负,认真工作的每一个员工。很欣慰, 虽然我们有日渐污染的空气, 无从着手的食品安全问题, 虽然不是每每抬头, 都能看到蓝天白云, 可是只要心中有目标和希望, 我们依然充满能量。 

    前几日被转发一篇小问, 题曰“顺其自然”:

    许多事情, 该怎样,就怎样。 等待他顺其自然的发生, 结果会更好。 可面对现实的时候, 有谁又知道, 事物本身该有的结果是什么样子呢?

    不是菩萨,没有坐在菩提树下, 就看不到那结局的景象。 所以纠结,所以折磨,所以痛苦。 于是,慧心的指引, 成为红尘中的依靠, 慢慢修炼内心。

    偶尔会很矛盾, 究竟是应该倾听哪种声音?努力争取还是顺其自然的等待?只能这样归结来说服自己。 对于自己能掌控的,加油努力吧。对无法掌控的,也许只能静静等待,雾霾总会散去。

    we just have to hold our faith...

  • 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mind

    ----------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rtless mind

    So we meet, we fall in love, we argue, we make up, then argue again, we try to run away, we try to destroy, we try to find exit, exit to another sunny world, then we sleep, waking up to see all is same.

    All is destined.

     

  • 2012-11-20

    某天清晨 - [不知道]

    早上醒来,恍然觉得这个世界变了,像流沙般,抓也抓不住

    那个清晨, 奥巴马和罗姆尼在电视机里呱啦呱啦的辩论,说了很多中国的坏话。

    后来奥巴马胜了。

     

    IMG_2667

    IMG_2664

    IMG_2666

    IMG_2668

    IMG_2698

     

  • 2012-10-02

    睡不着。。。 - [不知道]

    我是到了连跑步都快乐不起来的垂死边缘了吗?

    还是月圆前后的各种焦虑,恐慌,不安,悸动,惆怅呢?

    吼吼吼,tt加油

     

  • 2012-09-24

    接机 - [不知道]

    其实接机到底是一种责任,义务,一种惊喜,一种期待还是只是很俗气的礼节?

    从小到大飞来飞去,就一直是一个人,大概是因为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一个人坐车上学放学。后来因为工作,经常一个人在旅途,除了工厂指派的司机到机场来接,从来也没指望过有人真的来接过机。

    我只是很清楚,我是不喜欢送机那种悲悲切切的感觉。经常会看到机场那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不舍,最终还是要头也不回的过了海关走上那个行程那种未知的生活。 这在50年前或许还有意义, 因为真的不知道未卜的前程是否还能回放到离别的那一刻。 而现在,有各种武器各种工具,9047公里外电话声音甚至比在一个城市还要清晰,这种离别的悲伤就变的比较superficial了。

    不过心里依然小小希望有人来接机的,哪怕只有一次。 其实也不是历史上木有过,宋妈来接过我一次,虹桥T2。那是在瑞士住了半年第一次回上海,然后马不停蹄和客户展会出差,一个礼拜后才回到上海。 那天机场还有很多人静坐抗议,因为飞机起飞降落强大的噪音影响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我们居然啊木有拥抱一下,只是很平静的离开了机场,就好象昨天才见过。不过她是历史上第一个在主场接机的,嘻嘻。 

    后天就要飞了,每次回上海的心情都不一样。其实其实我好想有人能在机场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我回来就好了。不过就让这个小小的期待一直留在那里好啦。有时候我就只是故作坚强,维护一下属于自己的小骄傲吧。

     

  • 2012-08-09

    第二个情人 - [不知道]

    最后一次去Dr. Steckhofen那里,他做了总结呈辞,他说Shanghai is like ur 2nd lover...

    海葵登陆的时候,我似乎真的能亲身感受到那种“趟趟滴”的感觉,任凭坐在窗边,抬头就看到蓝的没有睚眦的天空。

    所以我的第一次和心理医生的亲密接触还是颇有所得。只是对有些敏感词,大家的理解不同而已。而双子往往又是被认为想的太多的那一型,所以原谅我的不理解,原谅我的直白,也原谅我的judgemental.

    金逆水逆都结束了,心理不该有乌云。

     

  • 2012-07-26

    小小清静 - [不知道]

    明天想去走路一天。

    好吧,大概有的时候真是有点小恼人,叽叽咕咕个没完。

    那就让你清静一天吧。

     

  • 2012-07-19

    不再强求 - [不知道]

    去年夏天在瑞士的东边徒步,其中有一天是徒步穿越一条冰川。终点是冰川和土壤的连接,一路竖了很多牌子,最近的一块大石头上标注的日期是2010年,石头据冰川已经足足超过50米了。也就是说,冰川正在以加速度的方式日渐消失。这是第一次真真实实的见证一段无力抗拒的消失。

    昨天好公走了,享年91,胃癌扩散。据老爸说就是默默的失去了呼吸,而上周我还奔去苏黎世做公证把他的户口签到我家。星期二老爸陪着好公到派出所签了户口,陪他做了了人生最后一件事情,落了户口。 而在不到72小时后,这个户口将永久的被注销了。

    总有一些东西不为意志控制的在消逝。前两天去买了个小礼物,我想收到的人应该会喜欢,我承认想用送礼物这种小手段去打动一个人是多么愚昧低俗的行为。 可我只是不甘心眼睁睁看着某些情愫像火焰般燃尽,只剩下一片灰色。 不过没有的终于还是会没有,不能归咎于你错了我错了或者我们错了。就像友情,就像爱情,就像那些年在身边而现在不知所踪的那些人,不强求占有,不埋怨失去,我们只要维护着那段美丽的回忆就好了。

     

    触目惊心的2010

    DSC0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