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r Lebensweg unseres Padu is beendet...

    Unser Herz is erfuellt von Schmerz, aber auch Dankbarkeit,

    Weil wir einen Teil seines Weges mit ihm gehen durfen.

    So viele Fragen...

    Keine Antworten...

    Wir sind fassungslos und tieftraurig.

    写给Padu的一段悼词:

    我们的亲爱的Padu的人生旅程终于走到了尽头

    我们很心痛,但是也很感激

    因为我们曾经有幸和他共同渡过一段美好的旅程

    太多的问题

    无从回答

    我们沉浸在深深的震撼和无比的悲痛中。。。

    Padu一路走好。。。

  • 2011-01-13

    怀旧夜 - [有些人]

    晚上的一杯Cappcino又让我精神上了,大半夜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于是搬出我的百宝箱。这是每隔几年都要做的事,里面有从初中开始收集的卡片和信。记得上次搬家的时候已经扔掉一些了,后来就后悔了。里面有一张是我预备班第一次收到的卡片,很大个很给力,好像当时还夹了张小卡片的, 现在都没了,当时送卡的人也消失了,虽然手机里还有他的号码,就是很久没拨了,不知道号码是不是也换了。有时候想拨个电话,可是怕接通的时候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有,原来我和宋妈在很久以前庆祝过我们的“毛虫圣诞日”,她是刺毛虫,那我是什么虫呢,卷毛虫?明天找她把以前的卡也翻出来看看;原来我的前两任BF的英文名字分别叫Tony和David;原来我以前也是写情书的高高手啊,能把人给感动的哭死的,不知道那些情书怎么又回到我这儿了,估计是吵架给要回来了;再原来有些人从小到大就一直是一个调调,当时没整明白的,过了这么些年,我还是处于学术研究状态中。。。

    每次看这些卡都让我很开心,真的开心。 过了那么多年,卷毛虫还能和刺毛虫吃个饭逛个街,大声说话,还能当着面的说某人的行为不端不至于遭来记恨和打击报复或者恩断义绝,还能和一群做了妈的女人就着某人的微鼾彻夜长谈,第二天脸也不刷牙也不洗的直奔小杨生煎,还庆幸,过了这么多年, 我还能欢畅伶俐的以排比句在电脑上码上几行字,手写体基本已经见不了人了。 

    恩, 写完这些可以心满意足的上床睡觉了。。。